關閉
多寶自動集運 > 文化探源 > 正文

“梅子貢”杯有獎徵文、攝影大賽作品展12|梅子貢 我的夢

時間:2021-09-28 15:52

  

圖片1

清晨,我倚靠在貢茶苑的石欄杆上遠眺,那純白如牛乳般的雲霧自由自在的漂浮在梅子埡上空,一縷一縷地浸潤着每一棵茶樹。春風從老桂花樹那邊吹過來,攜着千年茶樹獨特的清香撲鼻而入,喜悦從心底油然泛起。身後的樹林子裏,傳來不同的鳥鳴聲,高音低音,清脆婉轉,你啼它和,這是鳥兒們春天的演唱會,天天這般熱鬧,令梅子埡的早晨更顯幽靜。

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,我在等待吳爺爺的到來。吳爺爺是縣裏請來的茶葉技術專家,是爺爺的“朋友”,也是梅子埡村所有茶農的“朋友”,一輩子研究茶葉的吳爺爺滿腹經綸,讓我崇拜不已。“長大做一名茶葉專家”成為我心中的理想。

爺爺是梅子埡村的老茶人,我們這一家人十分酷愛喝茶。小時候,我最喜歡看爺爺喝茶的樣子,端起搪瓷缸子,嘴脣撮起,“嗞”地一聲,茶水吸入口中,閉着眼睛很享受的樣子,慢慢嚥下茶水,砸吧一下嘴巴,就這樣一小口一小口啜飲着,那神情,猶如品嚐瓊漿玉液一般。好奇的我曾問過爺爺為何這般愛喝茶,他告訴我:“一葉茶有一葉茶的香,要一小口一小口地喝,才能感受到嚥下苦澀後的甘甜,若喝得太快,是無法品味出茶水入喉時的一絲絲甘甜之味。生活也一樣,要慢慢用心去品,細品,才會發現,再苦的日子,其實也有它的甜處。當然,這些要等你長大了才會明白。”

這時,爺爺來了。

68歲的爺爺,頭髮黑黝黝的,濃濃眉毛之下的雙眼炯炯有神,看不出一絲渾濁,臉上的皺紋也很少。爺爺不僅喜歡喝茶,還喜歡用茶葉水清洗頭髮。爺爺的這個習慣,是跟他奶奶學來的。自家屋後那些茶樹,就是太爺爺親手插栽下的。據爺爺介紹,他的奶奶一生最愛喝茶,早上起來,第一件事就是喝一杯熱茶,然後用泡好的茶水洗臉,待98歲去世時,圓潤的臉上皮膚白皙,如嬰兒般嫩潔,很少有白髮。爺爺覺得那是一輩子喝茶的原因,尤其是枕着用茶葉殘渣做的枕頭,從不頭暈頭痛。

那天,爺爺講起了童年故事。六十年代初期,從家裏到茶山沒有路,他的爺爺便帶着全家人去修路。“人要有‘逢山開路,過河架橋’的愚公精神!”這句話是爺爺的祖輩常給兒孫們唸叨的家訓。修路時要斬荊披棘,砍樹挖方,要把開挖的渣土樹木拉走,在沒有車輛運輸的年代,家裏的老黃牛成了主勞力,由於超負荷運作,老黃牛最終累死在這條路上,太爺爺留下了傷心的淚水。他發誓,一定要把這條茶山的路修通,要讓老黃牛死得值得。

圖片2

寧死一頭牛,也要修通採茶路。這是梅子埡村老少皆知的真實故事。那時的茶,都是私人種植的,沒有名字。多年後,各鄉鎮“村村通公路”項目實施,老茶山的路也擴寬修成水泥路了。公路修到家門口,不僅方便了梅子埡上的村民出行採茶,更方便了村裏人賣茶致富。

自從當地專業合作社進行茶葉地流轉以後,住在梅子埡村的農户,不僅自家的茶園有采茶的收入,而且每畝茶葉地還多了流轉費。這一措施真可謂是一舉兩得,既增加了村民的收入,又有效地管理了茶葉基地,振興了鄉村經濟的發展。從此,梅子埡茶葉成為匯灣鎮梅子埡村民幸福生活的依託。

小小的綠色茶葉,改變了茶農們的生活,讓太爺爺那輩人心中的願景得以實現,堅持種茶樹,做茶,讓家鄉綠茶走出大山,造福鄉民。

圖片3

一絲晨風撩起我的秀髮,腦海裏又浮現出了那温馨的一幕。

我頭昏腦脹地躺在牀上,臉頰發燙,四肢無力,口乾舌燥。爺爺趕緊沖泡了一杯濃茶遞給我,我接過杯子時,發現茶水裏多了兩片生薑,生薑和箭茶一起浸泡,是爺爺的絕招。

我喝完生薑茶,出了一身汗,貼在身上的衣服濕透了,身子骨卻特別輕鬆,沒有痠痛感。爺爺還不罷休,又給我端來一盆熱氣騰騰的薑茶水,要我泡腳。奶奶笑眯眯地説:“姜和茶葉熬水泡腳,可以驅寒祛濕。這話可不是我説的,是你吳爺爺説的哦。”

我乖乖地從牀上爬起來,把雙腳浸泡在薑茶水裏,一股薑茶的香氣鑽進雙足,沸騰着血液,刺激着末梢神經,令我的雙腿發熱,這股熱流再向上經肺腑到大腦,衝開皮膚上的毛孔,身體由內向外散發着薑茶的香氣,頓時感覺全身筋脈通透,立馬神清氣爽。經這一喝一泡我已覺得自己感冒完全好了,爺爺卻還讓奶奶給我煮茶水稀飯吃,説是要把感冒斬草除根。奶奶抓一大把箭茶浸泡在開水裏,十分鐘後,奶奶將茶葉過濾去渣後,用茶汁水煮稀飯。我吃了兩大碗香噴噴的茶水稀飯,又蹦蹦跳跳地去茶山採茶了。

雲霧散去時,伸向山腳下的公路上,吳爺爺乘坐的車來了。

吳爺爺來到梅子埡古茶樹的亭子裏,很快就被一羣茶農圍住。吳爺爺開始給茶農們講解種茶和採茶的知識。“梅子貢茶,氨基酸和茶多酚的含量比較高。它不僅可以喝,還可以吃。”當聽到吳爺爺説這句話時,我趕忙衝着吳爺爺説道:“茶水煮稀飯,我就吃過。”“用茶水煮粥,茶和米的香氣融合,是一種口感絕佳的美食;再者,竹溪的米和茶葉生長於無污染的天然氧吧裏,經熬煮,它們不同的營養元素相融合,那可是一道上乘的滋養身體的食療啊。”吳爺爺這樣告訴茶農們。在場的人們聽到這個偏方,唏噓不已:“茶葉與生活,骨肉相連啊!”

我喜歡喝茶,更喜歡採茶。因為採茶時,我雙手在茶葉間翻飛如蝶,我感覺自己不是在採茶,是在跳着採茶舞。那天,我採了三斤多芽茶。驗收時吳爺爺説我採的鮮葉,長短均勻,無散葉,紅斑……,完全達到箭茶採摘要求。吳爺爺把隨身攜帶的一本《茶經》,作為獎勵送給了我,並鼓勵我長大之後做一名出色的茶藝師。

夜晚,我抱着《茶經》,進入了温馨的夢鄉。

夢境裏,梅子埡山籠罩在雲霧裏,漫山遍野的茶樹綠油油的。百年古井裏,倒影着蒼翠的青山。千壟萬壟茶樹在晨風的吹拂下,噌噌地冒着新芽。

圖片4

我坐在亭子裏,專心沏茶。茶香陣陣,沁人心脾。我的旁邊,坐着一位披白紗着粉裙的女子,她纖纖玉指在古箏上彈跳着,如泉水般,叮叮,咚咚,在山間流淌迴旋。這是“竹溪縣第九屆採茶節”的活動現場,我成為了這屆採茶節上優秀的“茶藝師”。

爺爺站在梅子埡的老桂花樹下,手裏端着一杯茶,呷上一口茶,抬眼望遠,那清亮的眼神裏有他那一輩子愛喝茶的奶奶,還有為茶山修路而失去老黃牛的爺爺,如果他們還活着,看到梅子埡村的茶葉,讓今天的竹溪成為全國有名的“貢茶之鄉”,該有多高興呀!

一股淡淡的春風,從梅子埡的山崗上悠悠飄過來,風裏盡是茶香。我對着遠山,滿心歡喜地説:“梅子貢,茶藝師,我的夢……”

責任編輯:鄒穎穎 竹溪新聞網編輯部:0719-2729868
推薦閲讀
【多寶自動集運】

1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竹溪新聞網"、"來源:竹溪論壇"或"來源:今日竹溪"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竹溪縣融媒體中心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來源,違反上述聲明者,竹溪縣委機關雜誌社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、凡竹溪新聞網註明"來源:XXX(非竹溪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佈,可與本網聯繫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
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19-2729868 0719-2722699